设为首页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际 >

故宫里的寡妇院

来源:网络整理 时间:2017-12-12 10:56

[摘要]故宫慈宁花园已经修缮一新,将于今年10月对外开放。有人把慈宁花园称为故宫里的“寡妇院”,也有人戏称为“老干部活动中心”,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孝庄皇太后,就曾经在慈宁宫居住过30多年。

孝庄皇太后 (图源网络)

第一次踏进荒芜已久的慈宁花园时,身边一位工作人员对我说:这座园子已经300年没有男人进来了。

我知是玩笑,心却依旧一惊。本能地四下看看,整个院落空落落的,没有其他人影,只有大片的荒草,几乎没过膝盖,蓬勃茂盛,从身边一直弥漫到宫殿前面的台阶上,荒草上面浮动着一层粉白色的无名花,在风中均匀地摇摆。那时已近黄昏,那些摇曳生姿的花朵,很像夕阳的流光,在昏黑中闪闪灭灭。一只铜水缸歪在花草间,镀金早已退去,缸身变成酱黑色,像一只喑哑的古乐器,还有几件石雕,顶部从荒草的缝隙中艰难地探出来,露出背部的花纹。花园周围的一些房屋已经残破,只有花园正中的临溪亭还算完好,在一片荒草的海洋里,像一条不沉的彩舟。

明清两代,每逢皇帝驾崩,新皇帝不能与前朝妃嫔同居在东西六宫,先帝带不走的后妃们,就升级成太后、太妃,光荣“退休”,在紫禁城的一隅过起近乎隐居的生活。那时的紫禁城,西北部比较空旷,这里就成了她们的安顿之所,直到死去。

慈宁花园,就位于紫禁城内廷外西路,寿安宫的南面,与乾清门处于一个横坐标上。从乾清门广场向西出隆宗门,正对着一个永康左门,皇帝每日问安时,舆轿就停在这座门外。进入永康左门,眼前是一个东西向的横街,北面是慈宁宫,皇太极的庄妃、顺治帝的孝惠章皇后,都在慈宁宫住过。

横街南面就是慈宁花园,但花园的正门不是北开,而是东开,慈宁宫的主人们要先穿过慈宁门对面的长信门(沿用西汉太后所居的长信宫名),沿着花园的东墙,才能抵达花园的正门——揽胜门。

有人戏称这里为“寡妇院”,我说它是“老干部活动中心”,只不过这些“老干部”,一律为女性,而且并不“老”。孝庄守寡时只有30岁,孝惠章皇后守寡时只有20岁,那时的她们,风华正茂,正是偎在帝王的怀里撒娇的年代,却只能匆匆结束自己的婚姻生活,居住在宫殿偏僻的一角,修身、礼佛,远远地打量着朝廷的变迁。

假若倒退300多年,假若也是在春天,旭日暖阳照在花园里,我们可以看见咸若馆、慈荫楼的门窗开着,临溪亭四面的门也全部敞开,风从一座宫殿吹向另一座宫殿,裹挟着花香和女人们的脂粉香。临溪亭下的水面碧蓝,映着天光云影,连室内为花卉图案的海墁天花,还有当心绘制的蟠龙藻井,都晃动着散漫的水光。烟水朦胧之间,最美的还是倚在窗边的佳人。纵然人生有着太多的缺憾,但比起明朝嘉靖时代每逢皇帝死后将妃嫔直接勒死陪葬的旧例,命运却是好了许多,更何况在远离了后宫政治的争夺与倾轧之后,女人的温柔本性也在眼前的良辰美景中复苏,在她们心里注入了一脉幽隐浓挚的深情。

对于那个名叫布木布泰的小姑娘来说,13岁,成为她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分界线。因为这一年,她嫁给了后金大汗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,变成了庄妃。

13岁以前,布木布泰的花园很大,那是一片广袤的草原——蒙古科尔沁草原。她是一只五色蝴蝶,在草原上自由地飞。科尔沁草原虽然被称为“徼外”绝漠之地,但科尔沁却是荒漠中的绿洲,到处是湛蓝的海子(湖泊)、逶迤的沼泽,蓬勃的绿草间,埋伏着黑色和白色的牛羊。时间,河流,鸟,她活得寂静而充实。

但她后来征服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皇太极,凭借的并不只是美貌,还有她的高贵和智慧。她所在的博尔济吉特氏家族,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所属的孛儿只斤家族的后裔,布木布泰的血管里流淌着成吉思汗的血。铁木真成为大汗以后,只有铁木真兄弟五人及其后裔使用孛儿只斤一姓,这个家族,也因此被称为蒙古的“黄金家族”。

大婚那一年,皇太极出城十里迎接。这份礼遇,不仅是献给庄妃的,也是献给她的家族、献给科尔沁草原的。

黑夜里,风自辽河边刮进宫院里,幽幽地作响,庄妃会想到草原上的风,那么悠长绵厚,像一床被子,让她感到安适。此时的身边,皇太极,一个陌生的满族汉子,将成她此生最亲近的人。这个月鸟朦胧、青霜满地的夜里,皇太极巨大的身体覆盖过来,让她既感到迷惑、无助,又仿佛黑暗中的岛屿,让她感到安全和温暖。

庄妃第一次在盛京①皇宫的长福宫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风停了,天空像一张广阔的铜镜,而她,则像一只小小的羔羊,躺在那个壮硕男子的怀抱里。

庄妃却没有想到,自己的命运,因一个人的到来而改变了。

那个人竟然是自己的亲姐姐,美丽的海兰珠。



Top